余創豪:大尺碼而「低效率」的腦袋——偽裝的祝福?

2014 十二月 21日, 星期日 22:02

 

人的頭腦是一個謎,我們如何思想?為什麼我們會愛?為什麼我們會尋求意義?
人的頭腦是一個謎,我們如何思想?為什麼我們會愛?為什麼我們會尋求意義?

作者:余創豪 Chong Ho Yu (Alex) (chonghoyu@gmail.com)

 

人的頭腦是一個謎,我們如何思想?為什麼我們會愛?為什麼我們會尋求意義?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戴維林登(David Linden)試圖通過神經科學的研究去揭開心靈的神秘面紗。在他的獲獎書《意外心 靈:大腦如何通過演變而給予我們愛、記憶、夢想和信仰神》裡面,他斷言我們的頭腦不是智慧設計的產品,相反,人腦拼湊得一塌糊塗,這些拼湊是積累了百萬年進化的結果。

林登用了幾個比喻來說明這個偶然的結構,它就像一個舊式磁帶系統加上MP3,一輛福特T型車改裝為現代汽車,和一個有幾層冰淇淋的雪糕筒,新的雪糕座落在舊的上面。人類大腦從來沒有從根本上重新設計,在進化過程中,生物改良已經存在的結構,以適應新的條件和挑戰。

林登指出,我們的大腦是由低效率和不可靠的神經元組成,由於神經元傳輸信號的速度很慢,我們需要一個很大的腦袋。因為人腦是如此之大,人類胎兒在出生時很難通過產道,所以人在還未完全成熟的狀態下便要出世。許多動物在出生後即可步行,很短時間之內便能獨立,相反,人類嬰兒需要父母照顧許多年,因此,女性需要男性的幫助去養育子女。

Like Us on Facebook

大部分的動物沒有長期穩定的性伴侶,但人類卻有,為什麼呢?人類女性需要和男性一起去照顧兒童,為此,在進化過程中女性隱藏其排卵期,於是乎,男性不知道女性什麼時候懷孕,但他們不希望養育的兒童不是他的子女,男性有必要長期守在一個女子身邊,這就是浪漫愛情的起源。

首先,林登的說法是基於這樣的假設:如果一樣東西逐步改進,這便不算是設計,但這是真的嗎?幾年前,我和內子搬進了一幢新房子,之後我們逐漸改造這房子,例如在花園種植花卉和樹木。假設一個客人來我家說:「你的房子拼湊得一塌糊塗,這房子不是沒有設計師,就是有一個愚蠢的設計師。」我相信自己以後再也不會邀請這客人到我家。有人可能會說:「如果設計師是完美的話,他會一勞永逸地做出完美的設計。」但是,如果一個所謂完美的系統沒有任何改善餘地,這「完美」反而變成了「不完美」,正如一個藝術家維持其風格五十年不變,儘管其藝術已登峰造極,但我們仍覺得他應該求新求變。其實,許多神經學家都驚訝於人腦的可塑性和適應能力,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可以在不同條件下繼續生存。簡言之,變化並不一定意味著不完美,也不表示沒有設計。

不錯,許多動物不需要父母長期照顧,假設這真的是因為他們不需要一個大腦袋,但是,我們會因為自己的大腦設計「差勁」而希望與動物易地而處嗎?一個「低效率」和大尺寸的腦袋,導致我們需要父母長時間的關愛,讓男女可以發展出浪漫愛情和家庭制度,有沒有可能這就是精心設計的結果呢?家庭是最基本的社會制度,許多進化理論家指出,若非有社群交往,人類是無法學習和發展文化的,如果是這樣,所謂不可靠和大尺碼的腦袋又是否一種偽裝的祝福呢?

筆者不是神經學家,我可以預見,一些讀者會說我沒有資格批評林登。在生物學和化學的層次中描述人腦如何運作是屬於科學領域的事實,但判斷大腦設計是否糟糕,或者浪漫愛情是否源於人頭太大,這是在事實之上的詮釋,而任何人都有權質疑這樣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