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宗教病毒?宗教進化?

2015 一月 16日, 星期五 5:30

宗教只是演化多年的「思想病毒」﹖
宗教只是演化多年的「思想病毒」﹖

余創豪 Chong Ho Yu (Alex)

在《宗教病毒:為什麼我們相信上帝?》這本書中,進化論者詹姆斯(Craig James)寫道:「大多數現代基督徒、猶太人、穆斯林會很驚訝地發現,亞伯拉罕崇拜的耶和華和我們今天所認識的全能上帝是相當不同的。亞伯拉罕的神……是戰神。我們今天所知道那個充滿愛心,無所不能的天父上帝,是通過四千年歷史改進的形象。」

詹姆斯說,病毒能夠自我複製,基於同樣道理,思想可以從一個人傳遞到另一個,在傳播過程中思想會進化演變,宗教思想不是來自上帝的啟示,相反,它是一種「腦海中的病毒」。

我對詹姆斯的回應可能會讓你大吃一驚:我同意宗教思想會演變,但這又有什麼問題呢?事實上,思想進化幾乎適用於所有事物,今天我們知道的物理,跟三千年前人們的科學知識大相逕庭。然而,我們對物理知識的進化並不意味著物質世界並不存在,或者物理規律都只是人類的發明。同樣,我們對神的概念有改變,這並不證明上帝不存在。

Like Us on Facebook

其實,我們不需要追溯到亞伯拉罕的時代,去找出上帝形象之變化。在科學大幅發展之前(十七世紀左右),歐洲人的上帝信仰與今日的慈愛主也大不相同,但這是可以理解的。在十世四紀黑死病蔓延,毀滅了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在現代醫學未曾發達之前,很多家長可能會失去三分之二的子女。生命是如此脆弱,難怪人們視災難或疾病為來自於憤怒上帝的懲罰。不用說,人類可以操縱科學技術後,我們面對的威脅大為減少,社會變得越來越富裕穩定,於是乎神的形象也改變了。

除了神的觀念,我們的宗教觀也隨時代而變化。例如在宗教改革時代,馬丁路德反對天主教徒依靠功德以購買進入天堂的門票,他根據使徒保羅的書信,斷言我們得救僅僅是由於自己的信心,與我們的行為好壞無關,這見解一直支配了基督教四百多年,但「保羅新觀」(New Perspective of Paul)在二十世紀後期面世,挑戰了傳統的概念,例如英國聖公會神學家賴特(N. T. Wright)說,保羅真正反對的「行為」是猶太人的習俗,信仰和善行不一定背道而弛。

宗教思想的「進化」又是否好事呢?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九一一事件之後,一些評論家說,伊斯蘭沒有出現過好像宗教改革般的運動,許多穆斯林仍然保持著七世紀的心態:信徒的救贖取決於滿足憤怒的安拉,對異教徒要進行聖戰,對自己人要實施殘酷的伊斯蘭教法(Sharia),政教要合一……等等。一些作者將伊斯蘭教與基督教的激進成分劃上等號,但這是不正確的。普特南(Robert Putnam)和坎貝爾(David Campbell)撰寫的《美國恩典》是一本不尋常的宗教性書籍,因為他們使用統計學方法,分析了美國人的宗教信仰,他們發現大多數美國人相信一個寬容和慈愛的神,而不是憤怒的神。

詹姆斯說,如果亞伯拉罕活到今天,他會為千差萬別的神觀而感到震驚。我認為情況會剛剛相反,如果亞伯拉罕發現現代人仍然堅信一個憤怒的神,他會為人們四千年後還沒有更深刻地認識上帝而感到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