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盲人談顏色—新無神論者攻擊基督徒的非理性

2015 二月 27日, 星期五 2:15

作者:余創豪 Chong Ho Yu (Alex)

美國著名哲學家丹尼特(Daniel Dennett)是新無神論運動的健將,在《打破咒語》(Breaking the spell)這本書中,他提倡用科學方法來揭穿宗教的神話。在題目為《達爾文的危險思想》一書中,丹尼特反對以神的啟示而不是使用理性來作為知識的來源,他寫道:「理性能夠幫助你,你是否真的想放棄理性呢?……一個外科醫生告訴你,他聽從心中微弱聲音的指引,而不顧他的醫療訓練,你願意由他來為你做手術嗎?」

即使丹尼特是著名哲學家,我仍然會直言不諱地指出,這種歪曲事實而又醜化人的辯論技巧是不可取的。我不否認一些基督徒會做出不合理的事情,同時聲稱是上帝告訴他這樣做,但這是主流嗎?更重要的是,完全以啟示取代理性,是不是基督教的正宗立場呢?事實是剛剛相反的,以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的創始人約翰衛斯理(1703-1791)為例,他指出,有四種不同的知識來源幫助他得到神學的結論,那就是:聖經、教會傳統、理性、經驗。一九六四年歐陀(Albert Outler)用「衛斯理四邊」(Wesleyan Quadrilateral)一詞來概括這種方法。

當衛斯理講及傳統時,他不只是包含古老的教會傳統和早期教父的著作,他還包括了當代的神學思想,換句話說,他不是主張千年不變的超保守派。衛斯理又認為,經驗證明了一個神學觀點是否真確,他認為聖經真理應該實行出來,而不光是信念,從這個意義上說,他是實用主義者。

Like Us on Facebook

雖然衛斯理著眼於神學知識,當代神學家唐托森(Don Thorsen)進一步擴大衛斯理四邊至生活的其他方面,此外,托森表示,理性可以包括邏輯和科學推理。托森引用斯卡(Jeffrey Siker)編輯的書:《教會中的同性戀》,來說明衛斯理四邊如何應用到現實生活中,這本書的作者分析同性戀的爭議時,他們研究的資料來自聖經、教會傳統、倫理學、生物學、個人的性向經驗。

筆者任教於一所基督教大學,大學當局宣布了以下的信仰聲明:「我們主要通過聖經尋求真理,但也整合其他知識的來源,包括理性、傳統、經驗。」信仰聲明並非說:「神的啟示是我們唯一的權威,即使理性能夠幫助我們,我們仍然放棄理性,我們不相信常識和經驗,我們敦促護理系學生 無視醫療訓練,只需要傾聽神秘的聲音,我們要求輔導系學生聽從神的指示,放棄心理學訓練。」

法國社會學家涂爾幹(Emil Durkheim 1858-1917)說:「沒有宗教感情的人不能談論宗教研究!否則他就像一個盲人試圖談論顏色。」丹尼特強烈反對涂爾幹的斷言,他認為應該通過科學方法去研究宗教。但我認為涂爾幹在某程度上是正確的,丹尼特不知衛斯理四邊為何物,他不知道基督徒倚賴多種知識來源,這包括他所鼓吹的理性。丹尼特就像一個試圖談論色彩的盲人,更糟糕的是,他指控方對方是瞎子。

(標題經編輯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