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耶穌監視人的「思想犯罪」嗎?

2015 三月 20日, 星期五 0:26

作者: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一九八四?

在他的新書《道德弦弧:科學和理性如何帶領人類走向真理,正義和自由》(The Moral Arc: How Science and Reason Lead Humanity toward Truth, Justice, and Freedom)裡面,美國著名懷疑論者邁克爾‧舍默(Michael Shermer)聲稱,基督教不能成為人類文明的道德基礎,因為舊約聖經有許多殘酷的規則,而新約亦沒有任何好轉,在某種意義上,它甚至比舊約更糟糕。

例如,舊約只懲罰實質上謀殺和姦淫的人,但在新約中耶穌說:「你們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不可殺人。』又說:『凡殺人的難免受審判。』只是我告訴你們:凡無緣無故地向弟兄動怒的,難免受審斷……你們聽見有話說:『不可姦淫。』只是我告訴你們,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裡已經與他犯姦淫了。」(馬太福音5:21 - 48)。舍默批說,耶穌將犯罪從行為層面上綱上缐到思想犯罪(thought crime)。舍默又說,男性看到漂亮女性時想入非非是很常見的,就連美國前總統卡特也曾經對《花花公子雜誌》承認, 「有很多次自己看見女性而產生慾念,……自己在心中已經姦淫了很多次。」

Like Us on Facebook

坦率地說,我為舍默的批評而感到驚訝。舍默原是一位基督徒,後來他放棄了基督教信仰,並且創立了懷疑論者協會,高調地以科學去挑戰宗教。他畢業於佩珀代因大學(Pepperdine University),這是一所基督教大學,按理他應該已經獲得基本的聖經訓練。然而,他對聖經的解釋明顯是斷章取義。

舍默寫道:「耶穌提升思想犯罪至奧威爾的水平(Orwellian level)。」首先,讓我們先看看思想犯罪是什麼一回事。這個詞源自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經典小說《1984》,這本小說是關於一個極權主義政權怎樣利用秘密警察來監視每個人,如果有人表現出懷有任何不純正而又威脅到政權的思想,那麼他將會被逮捕,並且要接受思想教育。

耶穌鼓勵自我監測
耶穌是否擴張了舊約法律去禁止思想犯罪,從而增加了人們的精神負擔呢?恰恰相反,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8-30)

舍默引述卡特所說,企圖去証明耶穌的禁令不合理 。但是,同樣的事實表明,教會沒有以「一九八四」的方式去懲罰思想犯罪。卡特是一位浸信會的基督徒,美南浸信會有否因為卡特的所謂思想犯罪而懲誡他呢?

當耶穌說生氣就是謀殺,具有情色幻想就是通姦,他的意思不是上帝和他的特務監視人類的思想。耶穌說了那些話後還繼續補充:「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你同告你的對頭還在路上,就趕緊與他和息,恐怕他把你送給審判官,審判官交付衙役,你就下在監裡了。」仇恨是謀殺的種子,耶穌的意思是希望你與敵人和解,從而克服仇恨。沒有法律可以禁止仇恨,只有你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因此,耶穌只是鼓勵自我監測。若以社會控制理論(social control theory)來說,舊約律法是一種外部控制或直接控制(通過懲罰),而自我監督是一種內部控制。

登山寶訓的六大古今對比

耶穌關於謀殺和通姦的教導出自登山寶訓,當我們細讀其背景,我們可以清楚見到,耶穌並非試圖把舊約律法收緊,反之,他要提升人們從表面上服從舊約,而達到理解律法的真正意義,因為猶太人以為自己沒有犯法就是很道德。據聖經學者馬克‧斯特勞斯(Mark Strauss)所說,登山寶訓包含了六個古今對立(太5:21- 48),耶穌將他自己所說對比古人的權威教導:

一,在舊約中謀殺是犯罪(出埃及記20:13),但耶穌說憤怒就是謀殺(太5:21 - 26)。
二,舊約禁止姦淫(出20:14),但耶穌把它延伸到不當的慾念(太5:27 - 30)。
三,雖然摩西允許離婚(申24:1),但這僅僅是對人類罪性的讓步,這從來不是神原來的旨意,婚姻應該是終身的盟約(太5:31 - 32)。
四,舊約吩咐人必須遵守誓言(民30:2),但耶穌說,若果人是真誠的話,那麼誓言是不必要的(太5:33 - 37)。
五,舊約命令:「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出21:24),但耶穌說:「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太5:38 - 42)。耶穌不想人們經常以舊約作為理由去作永無休止的報復。
六,舊約的誡命是:「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利19:18)但耶穌說:「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5:43 - 48)因為上帝也愛你的敵人。

綜上所述,耶穌呼籲人們要發自內心去履行上帝的命令,而不是只在字面上遵守律法。倘若我們只按照字面去理解耶穌的說話,那麼便會鬧出笑話。例如耶穌說:「甚麼誓都不可起 。」那麼在法庭上作証或在做入籍程序時,你是否要拒絕宣誓呢?耶穌說:「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 那麼一九三一年日本拿下東三省,中國是否要奉送南京呢?可惜,舍默真的照字面對去解釋耶穌說怎樣去對付邪念,舍默以嘲諷的口吻寫道:「如果你無法控制性衝動,耶穌有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 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丟在地獄裡。若是右手叫你跌 倒,就砍下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下入地獄。』(太5:29 - 30)」

耶穌反家庭價值觀?

舍默還批評說,耶穌的教誨不可能作為家庭價值觀的基礎,他寫道:「關於耶穌自己的家庭觀念,他從未結婚,從未有過孩子。他一次又一次向自己的母親變瞼,例如,在一個婚宴中,耶穌對她說:『 婦人,我與你有甚麼相干?』(約翰福音2:4)……他又說:『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愛我勝過愛(愛我勝過愛:原文是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加福音14: 26)」

耶穌真的是反家庭價值觀嗎?再一次,舍默的解釋只是斷章取義和流於字面。在約翰福音2:4中耶穌說:「婦人,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 。」舍默沒有引出耶穌的第二句話,這是耶穌不想受干擾的原因。還有,耶穌真的要求人恨他們的家庭成員嗎?事實上,耶穌的意思是,作門徒需要全面委身,有時他不得不放棄一些自己珍愛的東西,這種兩難困境出現在許多新約聖經的段落中,例如:「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瑪門:財利的意思)。」(馬太福音6 :24)「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路加福音9:62)
具有懷疑的精神是好事。這是調查研究的驅動力。因此,我懷疑舍默是否正確地理解耶穌所說。

2015.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