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教國婦女低微 馬國女改教遭雙重逼害

2019 三月 28日, 星期四 17:09

馬來西亞婦女叛教遭遇的風險更大。(圖:網絡圖片)
馬來西亞婦女叛教遭遇的風險更大。(圖:網絡圖片)

馬來西亞主要宗教為伊斯蘭教,改教者將受嚴厲的壓迫甚至面對死亡的威脅,在男性主導的伊斯蘭教國家,婦女叛教遭遇的風險更大。

監察全球信仰自由的組織「敞開的門」(Open Doors)引述一位來自馬來西亞婦女恩娜改信基教所遇到的困難。

婦女地位低微 家庭社會雙重逼害

恩娜叛離伊斯蘭教後,極力隱藏自己的信仰,不可告訴家人和朋友,以她的情況,將會遭受到嚴重的打壓,如被迫離婚、虐打、禁錮或被驅逐出社區。

「敞開的門」指,恩娜還要面對家庭的施壓,家人按家規處置,可能將她囚禁虐打直到她選擇放棄新的信仰,更甚是遭殺害。另方面,改教者擔心家人向政府舉報,當局會捉拿她將監進宗教局開設的「伊斯蘭淨化中心」,在那裡進行「再教育」被逼回歸伊斯蘭教。

「敞開的門」又指,恩娜面對的逼迫是典型的例子,在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婦女在社會的地位極低,改教的女性通常遭受三種的迫害:暴力、隱藏、複雜。

Like Us on Facebook

暴力恐嚇迫棄改教

改教的婦女首先遭暴力對待,目的是使她們害怕被殺而放棄改教,因此該類的逼迫是極其悔辱,如持續的言語虐待,用嚴重的暴力試圖說服她們,而施暴者受法律的包庇可以脫罪。

婦女被軟禁害怕隱藏

很多婦女因著教育程度、社會地位、自我形象偏低,面對家人的虐待威嚇,不單得不到支援,還要受到族群的歧視。受虐婦女因不受關注而不會向外人透露不人道的遭遇,將自己隱藏在家裡。

「敞開的門」表示,她們也會被家人軟禁在家,被人用鎖鏈扣在家中的牆上,家裡成為一座監獄,除了日常起居生常自如,一切活動被禁止、所有人都忽視她們,彷彿如死人一般。基督徒婦女所面對的各種形式的可怕逼迫,會被隱藏不易被人看見。

此外,她們受逼迫的情況也是很複雜的。「敞開的門」稱,逼迫者通常不需要使用有形的牆。例如:基督徒婦女可能被迫在惡劣的環境中做卑賤的奴隸工作,因為在家裡的「保護」跟她們在外面工作的奴隸形式亦大致相同。由於婦女沒有受過教育,也沒有保護財物或兒女的法律權利,她們在家以外的唯一區別,就是她們遭受痛苦時,甚至連看望子女的權利也沒有。

婦女雙重脆弱成打壓目標

「敞開的門」歸納婦女易受到種種逼害的原因,在於宗教逼害者利用婦女和女孩是社會階梯最低層,加上是小眾群體,在伊斯蘭教國家中,女性是最脆弱的文化背景,所以施襲者根本無需花大氣力,就可以用最簡單手段達到最大的打壓效果。

宗教逼迫者不會受懲罰

「敞開的門」繼續指,宗教逼迫者針對性別的迫害易如反掌,因婦女普遍缺乏社會保障,例如基督徒婦女頭部沒蓋上頭巾遭受性騷擾,只視為一般婦女的性騷擾,而婦女受性騷擾也不會太被人理會,視為常見的現象。

此外,宗教逼迫者受處罰的機會不大,承受的風險很低,因著社會的結構、宗教文化、法律等的保障,迫使婦女放棄選擇信仰的人不會受懲罰。
逼迫者甚至利用打擊基督徒婦女,達到造成對整個信仰群體的最大傷害。

馬來西亞人口為3,204 萬,基督徒294萬,主要宗教為伊斯蘭教亦是主要逼迫來源。

馬來西亞在「2019全球守望名單」排名第42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