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多區爆嚴重流血 警方執法手法受爭議

2019 八月 12日, 星期一 19:11

警方在太古港鐵站內近距離向示威者開槍。(圖:網絡圖片)
警方在太古港鐵站內近距離向示威者開槍。(圖:網絡圖片)

反送中抗爭週末再度升溫,深水埗及銅鑼灣反修例示威演變成多區快閃圍堵行動,港島東、灣仔、北角、深水埗、葵芳、美孚等多處地方發生嚴重警民衝突,警方連放催淚彈、橡膠子彈及布袋彈等,45人受傷送院,傷者年紀最小年僅8歲,其中2人情況嚴重。另警方在港鐵站內近距離發射子彈嚴重傷人被指造成人道災難,疑喬裝示威者拉人手法亦備受質疑。

示威者「打遊擊」與警方發生嚴重衝突

香港自週末一連三天網民發起在香港國際機場靜坐,週日則有集會人士在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下於維多利亞公園集會,提出五大訴求,包括成立獨立委員會還司法公正。有人在金紫荊廣場花底座噴上五大訴求的漆油。示威者亦於深水埗欽州街集會訴求徹查「7.21」元朗白衣人暴力襲擊市民,然後步行經長沙灣道以及荔枝角道往深水埗警署外集結。

示威者經過兩個月的遊行,抗爭行動在轉變。由原本固定地點轉為「打遊擊」快速轉變地點和路線,部分示威者分散至多區堵塞交通及與警方對峙,其後演變成嚴重警民衝突。警方在長沙灣、深水埗、尖沙咀警署、灣仔軒尼詩道等發放催淚彈;在追捕示威者期間,警方在葵芳、太古港鐵站內發射催淚彈、胡椒彈等。

Like Us on Facebook

警方執法三大爭議

鑑於示威者的抗爭方式,警方也改變策略,除了以催淚彈驅散群眾,也會以突如其來的快速追捕的方式,令示威者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遭到逮捕。不過執法手法受極大爭議。

在尖沙咀一帶聚集時,警民發生激烈衝突,其中一名示威女子疑被警方發射的布袋彈擊中眼球爆裂,負責診治的醫生指,傷者右眼有可能失明。

警方週日晚9時進入港鐵站範圍,向閘內發射多枚催淚彈,致有路過市民被擊中額頭受傷。

警方亦於太古港鐵站內向正撤離的示威者在約兩米距離以防暴槍追連發數枚胡椒彈,有示威者倒地後繼續被警員連續棍打,也有警員追打在扶手梯上的示威者。

另受非議為在銅鑼灣有戴上口罩及身穿黑衣,與示威者服裝相似的疑似警員混在示威者群,突然制服及拘捕多名示威者,而身上均沒佩戴委任證。

人道災難急需國際援手

「全港反送中聯席」週一早召開記者會,批評警方週末以大殺傷力武器對待示威者,更將布袋彈及橡膠子彈射向示威者頭部。聯席認為,香港已出現人道災難,急需國際援手。

聯席對週日警方在尖沙咀開槍,一名女子疑被射中導致眼部重傷表示哀痛和憤怒。聯席成員、荃灣區區議員譚凱邦提到,警方在6月27日回應多間傳媒提問時曾經表示,不會派便衣人員混入示威者,但週日就有疑似警員扮示威者繼而執法,他批評警方行為毫無制約。

示威者成活靶

民權觀察聯絡人王浩賢強烈譴責警方在執法行動過份使用武力。就以在葵芳站室內範圍發射多枚催淚彈是罔顧示威者及其他市民人身安全。他批評,根據國際標準,警方不應在室內施放催淚彈,因為催淚氣體難於室內消散,如果在站內累積至一定濃度可以致命,外國曾發生在室內誤放催淚彈引致死亡個案。

在太古港鐵站內有警員近距離向示威者方向開槍,王浩賢批評警方的做法是將示威者當活靶發洩。

拒示委任證拘捕妄顧法紀

監警會前委員、香港大學法律系講師張達明認為,示威者正在逃走又並非有意圖還擊,警員開槍的做法有問題。

對於有警員在銅鑼灣假扮示威者混入群眾,在沒有警示下拘捕示威者,張達明認為,警察在作出拘捕行動時必須出示委任證,以及向示威者預先表明正在進行拘捕行動。他批評,若果警隊高層批准警隊毋須展示委任證是妄顧法紀的表現。

警民兩俱傷 港澳辦斥示威現恐怖主義苗頭

在今次衝突中亦有軍裝警員受傷。有註守尖沙咀警署的軍裝警員被示威者掟進警署的疑似汽油彈擊中,下肢燒傷被送往醫院,初步診斷左腿有一成二級燒傷、右腿三成一級燒傷。

港澳辦就激烈衝突於週一下午4時三星期內第3次召開記者會,斥示威者攻擊警察已構成嚴重暴力犯罪,並「開始出現恐怖主義苗頭」,是對香港法治和社會秩序的粗暴踐踏,對香港市民生命的嚴重威脅,必需依法堅決打擊示威者的暴力行徑,毫不手軟和毫不留情。

發言人楊光稱,警隊是維持香港社會治安和法治的中堅力量,並認為警隊在止暴制亂的行動中表現專業、克制,他們作出的重要貢獻有目共睹。

《人民日報》週一亦以「香港阿Sir,撐你到底」發表文章指,暴力一再升級席捲香港的「黑色恐怖」,香港警隊挺法治、香港安寧及挺市民利益,承受巨大壓力,卻遭遇輿論不公對待。陰謀亂港者傷害員警肢體,消耗員警體力,打擊警隊士氣,破壞警隊聲譽,目標就是要摧毀警隊,令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文章重申:「中央旗幟鮮明支持警隊嚴正執法,讓香港社會儘快恢復秩序,恢復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