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學家發現使徒教會遺址?學者稱四疑點待解

2019 八月 21日, 星期三 18:34

充滿顏色且華麗的馬賽克教堂地板被發掘(圖:Center for the Study of Ancient Judaism and Christian Origins)
充滿顏色且華麗的馬賽克教堂地板被發掘(圖:Center for the Study of Ancient Judaism and Christian Origins)

以色列基內雷特學院(Kinneret College)、紐約尼亞克學院(Nyack College)古猶太教與基督教起源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Ancient Judaism and Christian Origins)組成團隊,在加利利海北岸el-Araj古老猶太漁村附近挖掘一座教堂遺址,認為是聖經記載的「使徒教會」(Church of the Apostles)。教堂內發現保存了使徒腓立比、安得烈、和彼得的聖物箱、錢幣、聖壇上的大理石碎片,還有華麗的馬賽克教堂璧畫。不過,有學者質疑教堂的存在。司布真學院(Spurgeon's College)聖經教授彼得拉勒曼(Pieter J. Lalleman)提出四點疑問。

四疑點推翻「使徒教會」遺址

拉勒曼指出,教堂是否從第首批使徒建立?教堂建於公元500年左右,幾百年後被摧毀或遺棄。錢幣成為年份的證據,但仍未發現到錢幣。而錢幣可以追溯到聖經時代的教堂,但是使徒在百年內去世,他們與這座教堂的建築年份之間存著數百年的差距。

Like Us on Facebook

拉勒曼又指,「使徒教會」的名稱值得商榷。據八世紀的主教威利巴爾德(Willibald)從德國前往聖地時的記載指:「經過一個叫做伯賽大的地方,在那裡看到了使徒教會。那教堂是彼得和安得烈從前的房子,他們在那裡住了一晚。」因此,「使徒教會」一個現代用語,專指彼得和安得烈的家,不是指所有使徒的教堂。

此外,拉勒曼認為,這座新發現的教堂所在地是否就是聖經記載的伯賽大城鎮,也有待討論。城鎮的識別是困難的,因為在公元300至500年之間沒有人提到伯賽大,甚至凱撒利亞的主教尤西比烏斯也沒有寫了關於該地區的地理位置。正如將加利利的一座特定山丘確定為八福山的說法一樣可疑,不可用虔誠感來取代可靠的知識。

最後的疑點是,彼得和安得烈是否仍住在伯賽大?拉勒曼指出,根據聖經記載,彼得和安得烈出生在伯賽大(約翰福音1:44;馬可福音1:21、29),但他們在某段時期已經搬到了迦百農,伯賽大是漁業中心,彼得只是在伯賽大做生意。同樣地,耶穌來自拿撒勒,但「離開拿撒勒,往迦百農去,就住在那裡。」(馬太福音4:13),而耶穌仍被稱為「拿撒勒的耶穌」。

真相待發掘

基內雷特學院的考古學家Mordechai Aviam教授表示,教堂似乎建於公元5世紀,即使徒居住後約500年,它在7世紀後期被遺棄。「我們只挖掘了教堂的三分之一,雖然發掘範圍仍少,但我們發現一座教堂是肯定的,該教堂是拜占庭時期,馬賽克地板是典型的建築設計風格,還有聖壇螢幕,一切都是典型的教堂特色。」

他繼續指出,下一個挖掘季節將揭示更多的古代遺址,並補充團隊挖掘拜占庭教堂的完全計畫。「到目前為止,我們只發現了教堂的一些南部房間,可能是南部的通道,在本季考古工作結束時,我們才發現可能屬於教堂聖殿中心的馬賽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