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獻章博士-「臥虎藏龍」之處

從大衞看我們的信仰經歷
2005 八月 4日, 星期四 18:08

8月2日,吳獻章博士在港九培靈研經大會的午堂講道中進行了第二講,今天的講題有所變動,把原先要講的「工人與工作」,改成了第三日訊息「臥虎藏龍」,吳博士以大衞的故事講述我們的信仰經歷,講道的經文選自撒母耳記上16章1至13節,整個講道的核心在「上帝的主權」。

以下是當天講道的內容:

掃羅本是一個尋找驢子下落的人,但最後卻被上帝使用,成了以色列的第一個王;比起他,大衞就更具「顛覆性」,本是在伯利恒放羊的小孩,但成了以色列最重要的王。伯利恒這小地方成為了他「臥虎藏龍」的地方。如果要把這主題應用在生活上,你可以想,你身處的地方也可能是臥虎藏龍的地方。雖然身邊人可能輕看你,但仍能被上帝使用。

我們可以用「三個原則」來看大衛,首先,他能把自己從深沉中隱藏起來。他每天牧羊,可以說是沒出頭的機會,但最後他被膏,是因為他學習了隱藏自己,17章巨人歌利亞的出現可說為大衞造了時勢,讓他顯出來。

其次,大衞曾在伯利恒這個地方打死了獅子,有16章的隱藏才有17章的顯露,有16章打死獅子的經歷才有17章打倒歌利亞的膽量。因為曾對付獅子,所以大衞看人人皆懼怕的歌利亞的視角與其他人不同,他看歌利亞不過是挑戰萬軍耶和華,那未受割禮的人,他把歌利亞看成與他曾打死的獅子同樣的水平。

Like Us on Facebook

第一個原則——他看所當看,靠所當靠的

大衞面對歌利亞時,不是看著自己,而是他相信上帝既幫助他打死獅子,也同樣會幫他打倒歌利亞。大衞用了所當用的眼光看歌利亞——用上帝的眼光看——這是第一個原則。

我們要看到根基的重要性,後現代的年青人,很想一下子一飛沖天。但一個大樓要起得高,根基要很深。機會不一定會出現,但你要準備好。伯利恒這地方為大衛日後的成做了準備,他無論是與非利士人、亞瑪力人還是與亞捫人爭戰,其方法都是在伯利恒田間已學會。

所謂「所事決定所為」,聖經很多人物也是如此,神用80年磨鍊摩西,還有以利亞先知被呼召到基立溪旁,就是為了讓他看到上帝是供應的神;呼召他去西頓亦是為了讓他日後可以爭戰。對保羅來說,安提阿和大數都是他臥虎藏龍之地。

很多屬靈偉人也有臥虎藏龍的經歷,例如神藉家庭磨練王明道,用精神病院的日子鍛鍊宋尚節;當天主教教皇追殺馬丁路德時,他躲在山上3個多月,把希臘文聖經譯成德文,更寫詩說神是我的避難所。

所以,你現在所在的地方可能也是這樣的地方,關鍵在於人能否深沉的隱藏。你的歌利亞會出現、掃羅會出現。有一位弟兄是政治名人,也是一位博士,他在北美東岸跟一位牧師學習,但每次探訪時牧師都沒有介紹他的身份,令他心裡很不舒服;但三年隱藏在基督裡後終被神使用。在速成的時代,別少看伯利恒田間就是臥虎藏龍的地方。耶穌傳道前曾當了30年的木匠,馬糟就是他臥虎藏龍的地方。

第二個原則:更徹底的仰望上帝

大衞打倒歌利亞後幾乎得到所有人的愛:掃羅的兒子約拿單、以色列和猶太人、掃羅次女甚至掃羅的臣僕都愛大衞,以致引起掃羅的妒忌而被追殺。

這裡我們一同反省一個問題,大衞實際上對掃羅有很多戊牷A例如幫助他驅走心中邪靈、殺敗非利士人等,但神訓練大衞一切不在人、而是神。例如在1991年老布希民調顯示,他在任總統時聲望很高,但數月後就被克林頓拉下來;再看看耶穌騎騾光榮進入聖城,人們把衣服丟在地上以示尊敬,但一週以後他們呼喊:「這人該殺!」我舉出這些例子,是要提醒大家要察看自己,究竟我留意的是仰望人還是神?

大衞在伯利恒田間預備了更徹底仰望神的焦點,以後即使掃羅逼迫他,但他仍然用上帝的眼光看掃羅。看主的眼光高於環境和仇敵,在大衞的詩中記載:「我的心,你要向耶和華仰望。」別人批評攻擊他時,他把焦點放在上帝身上,把心裡一切困難交給神。

約伯被三個朋友指責,讓他再次見到日光之上的神。如果你的生命需要被熬鍊,困難是最好的場所,在困難中要對神有更大的仰望。大衞在被掃羅追殺逼迫下得到更大熬鍊,摩西也是到40歲時去了曠野,被神鍛鍊40年,這些都有神的旨意。所以你現在的困難是熬練你仰望主的最好的屬靈場所。

第三個原則:更完全的憐恤

大衞被追殺時逃到亞杜蘭洞,受逼迫的人都跟從大衞,因大衞曾受逼迫,他從上帝得到安慰;現在他們都從大衞那裡得到安慰。我很同意孟子的一句名言:「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大衞能憐恤亞杜蘭洞的400人,原因就是因為他曾受逼迫,明白他們的感受。所以,上帝用人前必先熬練他。

大衞是完全憐恤的人,從他處理掃羅的家屬的事可見一斑,讓我深深折服的有幾點:

1. 大衞為掃羅和約拿單的死而哀歌。本來殺害他的掃羅的死是值得歡呼的事,但大衞卻為他們寫了哀歌。

2. 大衞把掃羅的田地產業都歸給米非波,因他是約拿單的兒子、掃羅的孫子。

3. 大衞的妻子米甲是掃羅的女兒,雖然她曾嘲笑大衞,但最終大衞把她娶過來。

中國歷史的最大問題是仇恨,有仇不報非君子。世界政治的問題如911、倫敦爆炸的發生,原因就在這裡。我們又看約瑟,他的生命裡有很多關口,色情關、困難關、榮華富貴關,而最後是仇恨關。他因哥哥的罪行吃了半生的苦,來到可以殺弟兄的位置,但最終還是饒恕了他們,這是中國文化最需要的。如果十架大愛的福音能傳入中國是神很大的恩典。

1900年義和團70宣教士被殺、1954年內地會教堂被毁、文革時內地會的教會被毁,內地會創辦人戴德生牧師卻三次拒絕了任何賠償機會,這些都是饒恕的好例子。

當掃羅臨到你時,你只有一個出路,就是耶穌在十字架的話:「父啊!赦免他們!」我們身上帶著報仇的血統,然而十架的愛要進入了華人文化中,要憐恤曾追殺你的掃羅,馬糟和十架都是預備被上帝使用的地方。